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战疫评论

战疫评论

多想想后怕的事 常虑虑化危的谋 ——对庚子之春艰苦战疫的忧思

发布时间:2020-03-30   点击:

当前,疫情蔓延扩散势头已经得到基本遏制,防控形势逐步向好,人们生活渐渐回复正轨。胜利在望之时,回看这段疫情风暴和战疫艰险,诸多教训让人细思极恐。

比如,武汉发生疫情二十天后,百步亭“万家宴”照常举行,4万多个家庭欢聚一堂。对疫情预判不够、应对不足,不仅陷百步亭于极大风险,更致使武汉先后3次失掉管控疫情的最佳机遇,最终疫情爆发、输出全国。对此,面对央媒专访,时任武汉领导追悔莫及、后怕不已。

怎能让人不后怕?为了挽救一个失误,湖北全境封城,人民生活失去了秩序;因为一个判断错误,全国8万人被感染,3200多人失去生命;仅仅一个延误,就给全局造成被动,给国家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。而真正让我们后怕的是,打开病毒“潘多拉盒子”的正是人类自己,有多少事、多少时、多少次,我们都行走在危机的边缘,却浑然不觉。

这危机潜伏在我们的无知无畏里。大家相信现代医学万能、包治百病,殊不知只是一种错觉。在人类和生命诞生之前,病毒就已是地球的主人,未知的多达百万种,已知的不过百余种,仅在人肺中就平均驻扎了174种病毒,90%属于陌生。新冠绝不是最后一个,一旦出现比它更强的病毒,人类将向何处去,令人不寒而栗。

这危机潜伏在我们的无心伤害里。此次疫情,隐形的传染一度呈几何级递增,少数人的侥幸让无数无辜者倒霉,医疗系统几近崩溃。如果说郭某鹏的隐情不报,其心可诛;漯河某位有去过武汉史的医生不知己情,让某大妈突然中招,则纯属大意和委屈。许多人没有传染别人的恶意,却给他人人身、财产造成严重损害。而根据《传染病防治法》第七十七条规定,传播者则要承担民事责任。此种害人害己,可叹可怜,但又悲恨于谁?

这危机潜伏在我们的无所防备里。许多人没有储备防疫物品的习惯,家中有不少名酒,却没有酒精;有不少名牌衣服,却不备口罩。前期,因为市场紧缺,既要接受黑心商人投机倒把的高价销售,还要经受非法分子伪劣口罩的无良欺骗。没人会想到一只口罩难倒了一座城,平时看似不需要的东西,成了用时紧缺要命的“药”! 

北宋文学家苏辙说:“无事则深忧,有事则不惧。”言外之意,没有危机感,危机常相伴;保持危机感,才有安全感。若想危机面前定力过硬、果敢担当,必当居安思危、未雨绸缪。只有多想想那些后怕的事,保持对危机的警惕,才能有备无患,增强化解危机的能力。

无事深忧,最当多想想“前辙之覆、后车之见”。人类历史上,疫情十年一大疫,三年一小疫。十四世纪欧洲的黑死病,让5000万人丧生。我国明末清初两次大瘟疫,人口锐减六分之一。我们没有深刻警醒于2013年非典的深刻教训,再一次的重倒覆辙,过错值得深思。

无事深忧,最忌后悔“无事不防,有事无定。”当初,如果武汉早一点采取“硬核”防控措施,结果可能就不会如此严重。而世界各国如果借鉴中国的抗疫经验,莫五十岁笑百步,把我们的故事当笑话看,断不致于今日之“疫爆”局面。正所谓,“无事如有事,时提防,可以弥意外之变;有事如无事,时镇定,可以消局中之危。”

历史充分证明:深忧则能无忧,无惧重在有惧,不知“后怕”,最终“倒下”。唐太宗李世民尝言“有二喜一惧”。一喜连年丰稔,二喜边鄙无事,最惧“治安生骄侈,骄侈至危亡”。宋太祖赵匡胤“心存畏惧”,尊崇俭、慈、和、文等从政理念,终能一统大定。李自成推翻了明朝,终因骄傲而腐败,因腐败而亡国。毛泽东离开西柏坡时,称自己是“进京赶考”,特别告诫自己和全党同志“不要当李自成”。

不知“后怕”,是匹夫之勇。孔子曰:“暴虎冯河,死而不悔者,吾不与也。必也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成也。”由于深刻吸取汶川地震的经验教训,2010年玉树大地震,该县第一民族中学830余名学生无一人伤亡。多想想那些可怕的事情,可以让我们清醒地知道:畏则不敢肆而德以成,无畏则从其所欲而及于祸,颟顸大意要不得,轻慢随意是大敌,什么都不怕,才是最可怕。

无数正反教训警示我们:“黑天鹅”并非不可预见,“灰犀牛”并非不可防范。关键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,要有应对挑战的高招,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积极防御战,也要打好化险为夷、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。

名著《三国演义》开篇有名句:“古今多少事,笑谈风雨中。”这里的事,更多的是“后怕”的事,意在启导今人以昨鉴今,以失悟得,增强预见。《周易·系辞》曰:“神以知来,知以藏往。”汉代王充在《论衡·实知》中说:“凡圣人见祸福也,亦揆端推类,原始见终。”任何事物,都有历史可以溯源;任何变化,都能见微知著、睹始知终。

习主席反复强调: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绝不是敲锣打鼓、轻轻松松就能实现的,山到半腰路更陡,船到中流浪更急,稍有松懈就会功亏一篑,稍有闪失就可能功败垂成。夺取新时代新长征的每一个胜利,都必须善于在激流中绕过险滩、躲避风险、化解险情,稳舵前行。

能不能在“山高路远坑深”的凶险面前,保持如履薄冰的谨慎;能不能在“倒海翻江卷巨澜”挑战面前,保有“大军纵横驰奔”的自信,关键在于“好谋而成”,蓄强不怕的“底气”。当如毛泽东同志所说,若要先知先觉,须得多谋善断。

 好谋而成、蓄强底气,重在善于从那些后怕的事里洞见事物的规律性,增强危机的预见力,坚持思考问题装着风险,谋划工作想到危机,推动落实盯着问题,最大限度地减少误断和错判。

好谋而成、蓄强底气,贵在从那些后怕的事里看到应有的历史自觉,砥砺敏锐的先知先觉,做到越是形势严峻,越要“不畏浮云遮望眼”“乱云飞渡仍从容”;越是考验重重,越能保持战略定力、展现血性担当。

“事者,生于虑,成于务、失于骄傲。”8年前,女作家毕淑敏在《花冠病毒》一书预见20XX年公共卫生事件:“在不远的将来,人类和病毒必将再次血战。”谁也不会想到,缺少对危机的预见,让《花冠病毒》成了真实的遇见。

“明者防祸于未萌,智者图患于将来。”贾谊在《六国论》中深刻昭示:莫使“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,后人哀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。”但愿未来,我们备实了化解危机的谋,不再有类如这庚子之春后怕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