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战疫评论

战疫评论

司伟宽:扶贫贵扶志

发布时间:2020-03-20   点击:

庚子新春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给高速行驶的中国经济列车按下了暂停键,也给新年度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带来了严峻挑战。连日来,随着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,各地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,生产生活秩序正在加快恢复。笔者欣喜地看到,工作队重新进村了、帮扶项目开始启动了、扶贫车间机器又转了、贫困群众陆续上岗了……新一轮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战已在全国广大城市乡村摆开战场,轰然打响。

今年是脱贫攻坚战最后一年,收官之年又遭遇疫情影响,各项工作任务更重、要求更高。习主席深刻指出,脱贫攻坚战不是轻轻松松一冲锋就能打赢的,必须高度重视面临的困难挑战,剩余脱贫攻坚任务艰巨。当前,部分贫困群众发展的内生动力不足问题尤需引起重视。

笔者在下乡扶贫中,就听说了几件如嚼橄榄的事儿。上级要来检查扶贫工作,驻村干部赶紧分头到所包贫困户家里打扫卫生,连擦桌子、叠被子的活儿都一并干了。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孤儿,爱钻牛角尖、好抬杠,平时有点好吃懒做,工作队接连帮他找了几份工作,结果都以太苦太累为由不干了,还口口声声要求工作队帮他找媳妇。这边工作队人员忙得头不是头、脚不是脚的,而个别被扶贫对象却悠闲自得,无所事事,乐当甩手掌柜,甚至连“油瓶子倒了都不想扶”,言下之意,“有工作队呢”。对诸如此类的现象和做法,笔者实在不敢苟同。

说实话,对那些确实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和兜底户,工作组扑下身子,深入一线,多帮助他们干点活本也无可厚非,问题是对那些好胳膊好腿儿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员,如果再这样无限迁就,任其性而为,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此风不可长!倘若任这种现象蔓延下去,势必助长等要靠思想和消极庸懒情绪,再说这种“一头热”、“两张皮”的现象也极不利于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度开展,严重制约和影响后续工作成效。笔者认为,帮扶贫困村也好,扶助贫困户也罢,贵在扶其志,提振精气神。

培植感恩之心。我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扶贫的目的也正是为了让广大人民群众过上幸福安康的美好生活,虽然其出发点是不求任何回报,但也应该让贫困群众懂得饮水思源,知恩感恩的道理,谨防过去那种“端起碗来吃肉,放下筷子骂娘”,一方面在享受着党和政府的帮助照顾,一方面却又横挑鼻子竖挑眼等不良倾向。因此,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除了要及时把党中央、习主席的关怀温暖送达贫困群众外,还要经常向他们宣讲党的富民惠民利民好政策,让他们切实体会到党和政府是真关心他们、真帮助他们,是真心实意想让他们早日摆脱贫困,在小康之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,以图铭记恩情,心存感恩。还要号召他们结合自身脱贫致富的经历和体会,向身边群众多“献身说法”,多说党和政府的好话,多念叨“社会主义好共产党亲”,多传递正能量,以此凝聚新风正气,让向美向善向上成为社会最美的主旋律。

激发内生动力。人心齐,泰山移。心气顺,则干劲足。当前,脱贫攻坚工作正处于向纵深推进、打通最后一公里的关键期,在这一“滚石上山”的紧要关口,需要暖好人心、聚好心气,激发各级内生动力,激发贫困群众积极性、主动性、创造性。唯如此,脱贫攻坚战才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。但从笔者了解的情况看,目前还有少数贫困群众有怨气有情绪,还在冷眼旁观,还在推一推动一动、甚至推也推不动,个人主观能动性尚没有充分激发调动起来。习主席说得好:“幸福生活是奋斗出来的”。无论干啥都“掏钱难买我愿意”。笔者认为,激发内生动力,其实并不难,就看各级扶贫干部是否用心、用情、用力,在具体扶贫工作中,要少一些“一厢情愿”,多一些沟通交流,争取把好事办好,办到贫困群众的心坎上,只有把他们眼里的、嘴里的、手里的、心里的“疙瘩”理顺了、解决好了,真正让他们觉得有干头有奔头有想头了,才能把精气神提起来、聚起来,从而变帮我干、要我干为我想干、我要干,并自觉行动起来,和扶贫工作实现良性互动,积极跟上脱贫攻坚的步伐,配合政府早日脱贫致富。

重在授之以渔。过去常讲“给钱给物,不如给个好支部;对个人而言则“给钱给物,不如学个好技术”。虽然新时代的扶贫工作有很多新的特点,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、具体对待,但总的来说,这些老道理还不过时。贫困户在工作队帮扶下成功脱了贫并不是就进了“保险箱”,俗话说:“离不开拐棍,永远都是个瘸子。”要避免出现那种任务一过、工作队一走又反弹返贫的问题,就必须多授之以渔,教会他们谋生的本领。在这方面,各级已经考虑得比较周全,也采取了不少釜底抽薪式的治本之策,注重在输血的同时增强造血功能,像结合产业扶贫和行业扶贫,引进生产线、开办小企业、种植瓜果林等等,并对有劳动能力的贫困群众跟进搞好技能培训,让他们掌握一技之长,想方设法实现就业、走上岗位,扶上马再送一程,以此实现自力更生,自我发展,通过自身劳动去创造财富,只有这样才能在小康社会的大道上行稳致远,不再掉队,才算真正留下了永远不走的工作队。